搜尋
  • 觸外

置身其「中」,跳脫於「外」

楊明蒼(臺灣大學外文系教授)


中外五十歲了,對人對物都是重要的生命歷程。半個世紀以來中外一直是許多人關注的期刊,五十寒暑累聚多少人的付出與參與,不同的世代不同的夢想、理念與實踐,譜寫出多少的故事。


我自己和中外的關係也超過三十年了,我不是文青,印象中好像最早是因為要了解台大外文系而接觸到中外。三十多年來,從年輕學子渴慕汲取知識啟迪的養份,企盼文化思潮的激盪,以至於參與期刊的編輯審查作業,角色一路從讀者、譯者、作者到編輯委員,也見證到中外過去幾十年來在文壇和學術界的發展軌跡與轉變。

《中外》今年再度獲得國家圖書館臺灣學術資源影響力分析的肯定,之前擔任《中外》編輯委員時,有兩次代表期刊上台領獎,深感與有榮焉同時也感觸良多,畢竟在新的學術環境與文化時代下這是值得珍惜的成果。


過去十幾年來,《中外》是所謂一級期刊的常勝軍,但是面對學術期刊評比制度的壓力,對於期刊自我定位和發展方向仍有諸多的思考與討論。個人覺得,《中外》的生命脈絡是植基於深刻的在地關懷與活潑寬廣的視界。內在與外緣兼備,成就《中外》最大的能量來源與魅力所在,因此五十載始終是舉足輕重的期刊。方圓之間,是包含的空間或是排除的場域,深深期待在未來,一代又一代,《中外》能持續置身其中,跳脫於外,走在前面,屹立不搖。





125 次查看0 則留言